去美元化进行时——老谢解读特里芬难题(中篇)

  特朗普的里根情节

 

  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美国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以改善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1985年,日本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日本制造的产品充斥全球。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签订了著名的“广场协议”。广场协议最后使得日本楼市泡沫破灭,大举收购美国资产的计划泡汤,从此日本经济一蹶不振。而当时主导这一切的美国总统是共和党人罗纳德·里根。

 

  世人都知道特朗普是里根的忠实粉丝,他不止一次说过,里根是他最欣赏的总统。特朗普追随里根的政策,最直观的就是他沿用了里根在上世纪80年代的任期中提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在国防上,强化美国军事力量同样是特朗普政府执政核心理念之一,他认为连年减少军费开支将把美国置于危险境地。贸易政策上,特朗普同样向里根看齐,在全球主义者不断批评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时,特朗普说,里根时代也是一样的政策,并且成功奏效,“当摩托车和半导体(从日本)进口进来并对美国的产业造成威胁时,里根实施了相似的贸易措施。”

 

  1989年特朗普在评论当时国际贸易形势时说,日本正在“吸美国的血”,特朗普当时建议的对策是对所有进口自日本的商品征收20%的税。1981年,里根政府处于对本国汽车产业的保护,限制从日本进口汽车;1983年,为了保护美国哈雷摩托,里根对日本进口摩托车征收45%的重税(直到1987年哈雷开始重新盈利才请求政府取消重税);1987年,里根政府还对来自日本的电视、计算机等电子产品征收100%的关税。

 

  可以说,里根时代的经济策略之所以被概括为里根经济学,是基于其承接了两个经济周期的历史地位,在里根之前,罗斯福新政之后积聚的负面效应到达顶峰,税收高企、监管严厉,超过13%的通胀水平。因此诞生了里根经济学的四大支柱:减税、减支、去监管、降通胀。这段时期的经济治理为此后30年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里根砍掉了将近500亿美元政府支出,包括教育、医保、失业保险等,唯一增加的是军费开支;减税政策也非常直接,个税在三年间逐级降到了35%;尽量取消监管法规,砍掉不必要的条例;通过降低货币发行速度降低通胀。正是由于这些经济政策,美国经济触底反弹,联邦财政收入从1980年5170亿美元升至1990年1.03万亿美元。里根任期结束后不久,美国政治上最大的对手苏联崩溃,经济上的对手日本进入逝去的30年,美国进入一家独大的全球霸主时代。美国社会普遍把里根和罗斯福并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美国总统”。至此美国经济扶摇直上,而美元则独霸全球无敌手,美国享受了整整20多年美元霸权的红利。

 

   从特朗普到目前为止实施的各项政策来看,不难发现里根时期的痕迹。翻看里根当年的“剧本”,发现如今的特朗普好像又在重演当年的戏码:在开打贸易战的同时,提高军费开支。而对最大的贸易顺差国——中国实施的关税措施,就有复制当年里根对付日本的招数。特朗普明白,如果这次不能整垮中国,美国经济要想“再次伟大”恐怕得步履蹒跚的到达终点了,美元自然也不复当年之勇。

 

  美国制度弊端

 

  自二战结束建立全球统一的货币贸易体系之后,美国遭遇数次经济危机。特里芬难题是绕在美国脑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同时也让美国建国之后的制度体系遭遇严峻考验。特别是在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的奥巴马时期,美国经济政策避免了“大萧条”,却陷入了“新平庸”。华尔街金融精英已经绑架了美联储和美国经济,美联储源源不断的低成本资金都流入了华尔街,数十年的增长成果被上层高收入群体收割,中下阶层成为被全球化时代遗忘的群体,收入增长停滞。在此需要说明的是,美国官方发布的失业率屡创新低的原因在于:美国人口逐渐老龄化和统计部门把大量临时工作岗位视为新增岗位。因此,与主流媒体和金融机构宣传的美国经济增长强劲相比,美国的实体经济很可能是外强中干。

 

  当前特朗普主政的美国政府面临诸多问题,总得来说主要有三大突出矛盾。债务上限问题;贸易逆差问题;制造业与金融业转型问题。而这些问题全都和中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中国是美国国债海外最大的持有国,中国成了美联储以外最大的美元储备基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货物贸易国,最大的商品出口国,而出口商品中18%销往美国。中国又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顺差国。中国是全球基础制造业体系最完整的国家,也是金融开放程度较低的国家。这对于美国来说,中国制造业对美国制造业转型构成了挑战,而中国的金融业又同时对美国资本的吸引力与日俱增。毫无疑问,中国成了特朗普实现竞选承诺路上绕不开的绊脚石。有太多的理由可以拿中国说事。但美国的问题真的都是中国造成的吗?显然不是。

 

  美国当前的经济结构决定了其金融过于发达,基础制造业流失严重。金融业属于精英产业,对劳动力吸纳能力非常差,比如美国金融中心华尔街总共才吸纳30万人就业。而中下蓝领阶层需要更多的制造业岗位。美国产业失衡,导致贫富差距扩大,非农就业人群不稳定。从而引发大量美国中低阶层借债度日的不良习惯。因为美国的公共支出和福利制度,是一种养懒汉的制度。

 

  比如,在美国累计交税10年后可在退休之后,一般65岁之后,终身领取政府发的退休金,每月大约1000~1200美金,基本上领取退休金的年数比交税年数要长。持有绿卡后,配偶或子女没有工作,政府可免费给找工作,交了6个月税,还可以到当地有关部门报失业,领取政府救济金。绿卡持有者可申请各类的学生贷款,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可不还贷款,找到工作后分年还清,一般每月只拿工资的10%至20%还贷款。还有就是就是营养补充计划,简称SNAP即粮食劵,用于补贴那些收入较少的家庭购买日常食物的福利。

 

  去过美国留学和生活过的人都知道,美国的福利有多“完美”。“蹭吃蹭喝”属于基本福利,免费补助医疗则是普遍福利。但放在全球宏观背景下来看美国的这种福利制度,是建立在其22万亿的债务基础之上的,债务主要是由美国国内养老基金和中日两国负担。要知道美国养老基金入市已久,美国股市连续30年的上涨(中间除金融危机有所波动外),为养老基金提供了充足的储备。而中国和日本的大量持债,给美国打白条,也给了美国底气,让这种“负债福利制度”能有持无恐的延续下去。说的通俗易懂些,中日两国人民和从未真正下跌过的道指赡养着美国3亿多人口。假如有一天中日不再持有美债,美国股市开始水银泻地般的下跌,我们可以预判到美国这个国家内部会发生点极速5分快三事情!如果美债发不出去,道指大幅下跌,也就意味着美元无法继续在国际市场上流通,他国贸易就无法用美元结算,美元霸权就此终结(这只是种理论上的假设)。

 

  挑战SWIFT系统

 

  今天美元之所以能独霸天下,除了美国综合国力的强盛之外,国际货币规则特别是清算规则也是有利于美元的。比如SWIFT系统,其又称:“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成立于1973年,目前全球大多数国家大多数银行已使用SWIFT系统。从具体的系统运行看,美国的CHIPS(美元大额清算系统)是SWIFT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美国能够控制SWIFT支付系统的重要条件。美国控制SWIFT系统也成就了该系统在国际银行间跨行结算网络上的垄断地位。SWIFT已遍布全球206个国家和地区,连接8000多家金融机构,支持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进行实时支付清算。同时,SWIFT的电文标准格式,已经成为国际银行间数据交换的标准语言。

 

  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将由黄金支撑的货币美元确立为国际贸易融资的基准货币,从1971年开始,美元就从一种由黄金支撑的货币转变为一种美国发行的全球性储备货币工具,由此形成“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是是你们的问题”的格局。美国对SWIFT支付系统的控制,是与美元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超级地位密切相关的。即使到现在,美元依然是国际跨行结算的主要通行货币,也是占据绝对支配地位的国际储备货币,这可以说是美国能够控制SWIFT支付系统的重要货币基础。SWIFT系统的支付结算也是以美元作为基础币种运行的。美元的超级地位可以说是美国控制SWIFT的重要基础之一。

 

  目前,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印度、伊朗、越南等33国或已开始去美元化,其中方法包括增加非美元货币储备;区域间开展广泛的本币化结算;不断降低石油美元使用概率等等。此外,截至今年一季度最后一个月时,中国、俄罗斯、德国、加拿大等10国央行不同程度地减持了美债。这都表明,在美国经济不断远离全球经贸和美元信用不断下降的过程中,全球多国或也正在远离美元。

 

  一些国家的银行正计划参与俄罗斯开发的汇款网络SPFS(金融消息转移系统),该网络可替代传统的SWIFT系统。俄央行数周前就宣布,该国替代SWIFT取得了“重大进展”。我们知道,过去数十年间,美元对SWIFT支付系统呼风唤雨,几乎可以随意限制一些地区间的货币交易,对全球多个石油国的限制正是如此。显然,绕开美元主导的支付系统是全球去美元化的重要一环。

 

  去年,伊朗和欧盟双方研究的SPV(特别支付机制)被美国威胁后进展缓慢。不过,现在包括德国、法国、英国等又想到一个“新招”,一个特别的结算机制——INSTEX结算系统!以此绕开美国的制裁,继续和伊朗贸易。而在此之前,欧洲央行、德国、法国、意大利的央行分别宣布将人民币列为外汇储备。德国央行一位负责人称,选择将人民币列为外汇储备,是由客观现实情况决定的。

 

  这也从侧面说明,在全球去美元化进程中,国际化趋势不断加强的人民币或正发挥重要作用,这在原油人民币期货一年多以来的被认可度上就可以说明问题。比如,中国一家石油企业去年已签署了首笔以原油人民币期货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并计划签署更多此类协议。目前,原油人民币期货已成为全球三大原油期货之一,美国交易员开始频繁盯夜盘更加说明其市场占有率,而在此之前亚洲交易时段相对冷淡。

 

  去美元化 必经三部曲

 

  全世界都看着美国这么多年来是如何“处理”架在美元脑袋上的特里芬难题,这让美国无比尴尬。如今全球去美元化进程又在蔓延并扩散至包括石油国、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在内的多个经济体。特别是最近去美元化较一年前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显而易见,这是美国经济和美元打破某种规律必然的结果。

 

  当年美国宣布退出布雷顿体系后,即代表了全球货币全部退出了金本位,货币的表现方式,都变成了信用体系,都是以国债为输出机制决定的。因此,去美元化,必然要走三步曲——抛美债、另建支付系统、打破石油美元循环。不过,由于美元在过去数十年间与全球经贸错综复杂的关联,去美元化依然任重道远,但这或是全球货币格局变迁下的一大趋势。【下一篇:见路不走,中美博弈终局——老谢解读特里芬难题(下篇)8月15日推出敬请关注】

=====================

老谢微信号:shawnmin
手机:13122085691
欢迎有识之士来指点讨论

=======================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相关文章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